“春生之章”首推“墨彩斑斓 石鼓齐鸣——石鼓文善本 新春大展”
2019-02-01

  上海图书馆首次发布阅读季

  “春生之章”首推“墨彩斑斓 石鼓齐鸣——石鼓文善本

  新春大展”

  2019年新春来临之际,上海图书馆首次推出“书情写意2019阅读季”全民阅读推广活动,以“春生、夏长、秋收、冬藏”为主线,将全年全民阅读推广活动分为四季篇章陆续向读者发布,每章推出一项重点活动,结合市民热点需求,开展好阅读指导、读书交流、讲座诵读等丰富市民文化生活的特色活动,激发市民读者的阅读兴趣,打造全民阅读推广品牌。

  作为“阅读四季·春生之章”的重点活动,由上海图书馆、上海博物馆、上海市书法家协会联合主办的“墨彩斑斓石鼓齐鸣——石鼓文善本新春大展”,2月1日下午在上海图书馆第一展厅拉开帷幕。此次展览汇集了国内传世《石鼓文》珍本,是国内《石鼓文》拓本精品的集中展示,共计25种展品,其中多件是2018年最新发现的善本。

  石鼓,是十块花岗岩质的石头,因形似鼓,故名。每石用大篆体镌刻四言韵诗一首,每首约十八九句。唐朝苏勖因其记载打猎的事,又称之为猎碣。它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组石刻文字,其铭文原约六百余字,因年代久远,风化剥蚀,又屡经颠沛流离,致使铭文剥落磨损,现存铭文仅二百七十字。

  唐初,石鼓在宝鸡与凤翔两县交界的南原出土,南原是秦国故都之地,西临汧水,南面渭河。唐宪宗时,石鼓存放在凤翔孔庙,后经五代之乱而散佚。北宋,凤翔知府司马池(司马光之父)在民间找回九鼓,第六鼓遗失。宋皇祐四年(1052),向传师重获遗失之鼓,虽然凑齐十鼓,但该鼓已经被民人凿成米臼。宋大观年间,石鼓从凤翔迁到汴京(今开封),先置辟雍,后入宫中稽古阁,宋徽宗宝爱之,命人用黄金填入字口,以绝摹拓之患。金兵破汴京后,将石鼓掠走,运往燕京(今北京)国子监,此后明清两代,石鼓存放地一直未变。石鼓现存故宫博物院石鼓馆。

  石鼓文在历史考古、文学史、文字发展史、书法艺术史上都有重要的地位。作为最早的刻石,石鼓既是石刻之祖,更是篆书之祖。石鼓文介于西周金文与秦朝小篆之间,是研究中国汉字形体演变的珍贵实物,亦是研究先秦文字演变脉络的重要资料。石鼓书法集大篆之大成,开小篆之先河,是由大篆向小篆衍变而又尚未定型的过渡性字体,在书法史上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,被历代书家视为临习篆书的重要范本。清至近代一些书法家的篆书多得力于石鼓书法。譬如吴昌硕数十载临写石鼓文书法,可谓专精。

  “黄帛本”王楠藏本

  本次“墨彩斑斓石鼓齐鸣——石鼓文善本新春大展”的展品中,明代中期“黄帛本”有3件,“黄帛本”是国内明拓《石鼓文》最早者,已知海内外传本只有5件,本次展出3件,极为难得。另有,明代后期善本“銮车鼓石花未连本”2件,传世数量亦相当罕见,可以拍案激赏。还展出清代初期“氐鲜五字本”4件,这是清代金石学兴起之后,金石收藏家的最爱,是版本研究的“标准件”,也是《石鼓文》善本与普本的分界线。此外,本次展览将清朝乾嘉以来各种《石鼓文》原石拓本、翻刻拓本、临摹拓本、国子监监拓本等相关资料一并汇总展出,这是一场《石鼓文》拓本的“饕餮盛宴”,也是海派文化与金石文化的交响乐,裨益学界,惠及大众。

  “銮车鼓石花未连本”张廷济藏本

  在国内为一种碑帖举办一个金石专题展览的情况并不多见,此次“石鼓文善本大展”是继2003年上海博物馆《淳化阁帖》专题展、故宫博物院2014年《兰亭特展》之后,第三个专门为一种碑帖举办的金石展览。

  氐鲜五字本-姚广平藏本

  《石鼓文》在中国文化史、书法史、金石史上占据着重要的地位,被誉为“中华第一古物”,石上诗文,千古长鸣,这是中华文化的传承密码,也是古老文明的长歌。它历经千年,见证了华夏历史的沧桑,“国运昌,石鼓安”,《石鼓文》善本的留存与发扬,昭示当今新时代的盛世气象。

  同时,上海图书馆还举行了“写春联、送福字”、全国石鼓文书法征稿大赛等一系列活动,并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了配套图录——《石鼓汇观》一书。展览为期15天,至2月15日结束。

  本次石鼓文善本新春大展,旨在为广大读者观众提供触手可及的更专业、更多元、更精致的文化服务,从文字的识读、书写开始,进入丰富多彩的阅读天地。

版权所有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2014-2018

沪ICP备05017201  网络视听许可证:0911606
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:沪字第35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