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菊香书林”——张元济文献上图首发
2017-10-31

  10月30日,上海图书馆举办了三场图书首发活动。商务印书馆、国家图书馆出版社、上海人民出版社、上海古籍出版社和来自国家图书馆、天津图书馆、浙江图书馆、南京图书馆、嘉兴图书馆、上海图书馆的的专家与张元济的后人,以及来之北京、上海、台湾等地的张元济研究专家三十余人欢聚上图,共庆上海图书馆馆藏张元济文献首发。

  今年是张元济先生诞辰150周年,为了纪念张元济先生在中华古籍整理、出版、保存工作上的杰出贡献,上海图书馆从2016年起就策划馆藏“张元济文献”的整理出版。在这金菊飘香的丰收日,配合“菊香书林——上海图书馆藏张元济文献精品展”,“张元济与中华古籍保护学术研讨会”,举行一系列张元济文献出版首发,来緬怀上海图书馆的这位历史前辈——我们的张菊老。

  此次首发有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《上海图书馆藏张元济文献及研究》,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涉园图咏》长卷,商务印书馆出版的《张菊生先生九十生日纪念册》线装一函三册、《涵芬楼烬余书录》一函线装十册、《校订元明杂剧事往来信札》一函线装六册,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出版的《上海图书馆藏张元济往来信札》精装十册、《上海图书馆藏张元济古籍题跋真迹》精装一册。

  这些配合上图年展的出版文献,是历年数量最多的一次文献整理成果的集中展现。这次出版文献以张菊老为集中点,将馆藏有关张元济的文献从各专藏中遴选出来,包括抄本、批校本、稿本,尺牍,档案,照片等多类文献形式,整理品种达七种。此外,大型丛书《涉园稿抄本丛刊》和《槜李文系》也即将出版出版。此次出版的文献除影印外,部分高仿印制,以图存真,如《涉园图咏》、《张菊生先生九十生日纪念册》,从装帧到文字图片均呈现出逼真的效果。《上海图书馆藏张元济古籍题跋真迹》图录,首次将已出版的题跋配上81种原书真迹彩印对照,图文并茂,珠联璧合,成为文献价值与艺术价值相结合的古籍版本图书。

  本次推出的《上海图书馆藏张元济往来信札》十卷本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,所收信札除散见于上图尺牍专藏里的张元济好友如汪康年、叶景葵、陈汉第、蒋维乔、叶恭绰、张国淦、吴士鉴、金武祥、屈燨、林绍年、陆纯伯、周庆云、沈曾植(海日楼)、汪荣宝、胡朴安、沈颎、吴湖帆、刘承幹(求恕斋)、孙毓修、朱希祖、潘博山、潘景郑、傅增湘等各名家保存的旧藏尺牍外,近代名人档案盛宣怀专档中也发现了张元济的往来信札。戊戌变法失败后,张元济受到“革职永不叙用”之处分,离京南下。1899年,李鸿章得力幕僚于式枚借张元济的名条,写信转达了李鸿章希望盛宣怀为张元济谋职的愿望。当年三月,盛宣怀便通过南洋公学总理何嗣焜聘张元济为译书院“总校兼代办院事”。正因如此关系,盛宣怀专档里保存了张元济致盛宣怀函三十二封,盛宣怀复张元济信七封。其中,除了向盛宣怀汇报南洋公学译书院的翻译计划、译书成果外;张元济在1903年离开南洋公学后,还有就商务印书馆出版《日本法规大全》,邀请盛宣怀写叙言等事的往来信函。为了整理张元济文献,2017年3月还开启了尘封多年的纸箱,让上千封张元济往来信札得以重见天日。全书从以上三方面收录了约二千八百件,其中发信人为张元济的约一千零九十件,收信人为张元济的约一千七百十件。写于最早的是1898年8月5张元济致沈曾植函;止于最晚的是1957年6月8日刘?园致张元济函。当然不排除未考出年代之信函中,有时间更早或更晚者。这些书札既见证了晚清到民国再到新中国成立的历史巨变,也见证了张元济从壮年到晚年的人生经历。通过影印出版,展现了这些信札的文献原貌,较为充分地弥补了先前出版信札中的缺失,也为纠正已出版信札中的某些错误提供了实证。

  本系列张元济文献的出版,得到了学术界的高度重视,,再一次彰显了上海图书馆馆藏文献的史料价值。展示了上图人愿传承先人保护典籍的精神,努力让中华古籍生生不息。

版权所有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2014-2016

沪ICP备05017201  网络视听许可证:0911606
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:沪字第353号